奥斯瓦德我老公

周更

[综]出阵不如出道#第十六章#来和我一起乱舞吧!


“我是乱藤四郎哦……你,要和我一起坠入迷乱吗?”本丸巨大的樱花树下,乱站在青绿的草地上,抬手把头发蹩到了耳朵后面。

……

“真纪美纪特别节目,付丧神的地狱游览!”真纪美纪站在地狱的入口处,身旁是穿着出阵服的乱。

“前一阵子,乱酱带我们游览了本丸和现世,今天就由我和美纪一起带领乱酱游览一下地狱!”

“大家好啊,又见面了,今天刀剑企划正式在面向地狱开放,还请大家多多关照”乱说着鞠了一躬。

“听说以前乱酱也游览过地狱?”

“嗨!第一次来的时候是作为时之政府的员工来地狱参观访问,那时候是由阎魔大人的辅佐官鬼灯大人接待的,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不知道地狱有没有什么变化呢。”

“居然是鬼灯大人带你们游览的啊,不知道去的都是什么地方呢?”

“都是地狱特色的惩罚场所呢。”

“这样啊,呦西,那么今天就带乱酱去领略一下地狱的其他特色吧!地狱可是不仅仅只有惩罚呢喵。”美纪锤了一下手看向乱藤四郎。

……

〈啊啊啊承包真纪美纪说休想的都是后来的!〉
〈我一个撑杆跳就跳到了前面的前面的并抱走了真纪美纪。〉
〈真是辛苦了,这是这次的雇佣费,把真纪美纪给我吧!〉
〈绑架现场!这么嚣张!鬼灯大人!就是他们!〉
〈既然你们都要真纪美纪那乱我就抱走了。〉
〈又有人在做白日梦了,怕不是安眠药吃多了。〉
……

“民那桑,我们现在是在八大地狱中的等活地狱哦。因为乱酱说想看上次游乐园时所说的根据人类游乐园改造的新的惩罚工具。所以就带乱来这里咯。”

炽热的等活地狱里,连风都带着灼热的温度,地面龟裂,连天都是火红的。

“唔,好热呀,皮肤都变干了。”乱摸了摸脸皱着眉头说。

“再坚持一下就好了,马上就要到了哦。看!在那里。”

乱看向真纪手指的方向,天空中是巨大的履带,履带上绑了密密麻麻的绳子,下面垂着数不清的亡者,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被拉高然后前进一段距离再落进不同的池子里。

“哇,好多啊!”

“是啊喵,每次看都觉得非常壮观呢喵。现在各个地狱动用了这种设施,节约了不少狱卒呢喵。”

“地狱的大家还真是努力呢!”

……

“那个是……”

“那个就是连通八大地狱和八寒地狱的高速螺旋亡者运输车,是按照现世的过山车改进的,由于八寒地狱太冷了为了防止冰雪堵住车道,所以就采用了高速高高度差螺旋的方法用冲力破开冰雪,有时也会用这个惩罚在现世时不守交通规则的亡者呢。”

“居然还可以这样!”

……

〈不知道人类看到这个会是什么心情。〉
〈地狱即是游乐园!〉
〈亡者:这怕是个惊吓园。〉
〈乱和真纪美纪相处的很好呢!我的三个老婆真是相亲相爱!〉
〈果然还是妖怪的的女形最美,尤其是那种可以自由幻化的,据说茨木也曾幻化成女子呢,不知道和乱比哪个更好看!〉
〈应该是不同的类型吧,乱是少女型,茨木应该是那种美好的大胸长腿大姐姐www〉
〈不管怎么说都是有大**的小姐姐呢!〉
〈这种东西只有人类才会介意吧,所以乱才会在地狱出道,我们可是鬼啊!〉
〈不过现在貌似现世好像蛮风靡女装大佬的。〉
〈毕竟已经这么多年了嘛,人类的思想也在不断变化啊。〉
……

“这里是……”

“是地狱的CBD呦,什么都有呢,有时候还能淘到不少好东西。可以买些伴手礼回去哦。”古色古香的和式街道上,到处都是穿梭的人流,样貌各异的鬼怪在一起聚集。

“这是……”

“是妲己的酒馆哦喵,要进去看看吗?”

“嗨!”

“这位美丽的小姐,虽然是第一次见到您,但是我已经被您深深的吸引了,能一起吃个饭吗。”穿着白色制服眼角红纹的年轻人一下窜的乱的面前,拉住了他的手。

“怎么了?这样盯着我看,我是乱藤四郎呦,想要和我一起乱舞吗?”从白衣那里抽出了手,乱看着他闪闪发光的眼睛说道。

砰!

从天而降的狼牙棒把白衣男子砸进了墙里,只留下了半个身子露在外面。

“失礼了,竟然让这家伙惊扰到你十分抱歉。”穿着黑色浴衣的男人走到乱的面前。

“没关系的呦,鬼灯大人,不过刚才多谢了。”

“即便是男孩子也要保护好自己啊!”

“嗨嗨!”

“男!男孩子!我的新女神……”刚爬起的身影听到鬼灯的话又倒了下去。

……

〈hhhh白泽翻车,受到重击!〉
〈为什么白泽要执着于女性啊,好看的男孩子不可以吗,又不是人类,大家都是妖怪啊!〉
〈可能因为白泽是种花家的老妖怪吧,这么大岁数了思想古板一点很正常。〉
〈哪里正常了,除了这个他哪里古板了!〉
〈我不管,乱就是我的新心头好!〉
……

“乱在地狱还真是受欢迎啊。”

“地狱难得有新人出道吧,那里每天最新的就是源源不断的亡者了,新鬼的话貌似很少呢。”安定看着躺在地上看地狱直播的清光。

“人类的繁衍速度还真是快啊。”

“死的也很快啊,不停投胎,不像妖鬼如果消逝了就是真的消失了。”

“冲田君也一定投了个好胎吧。”

“嗨!”

……

“呦西,民那桑,今天的真纪美纪特别篇就到这里啦,感谢大家的支持。”

“非常感谢真纪美纪今天能带我游览地狱,领略到平日里看不到的风景了呢,真的很令刀惊奇!”

“接下来的日子里,大家可以继续关注刀剑企划,在现世的出道也将在地狱同步进行,届时可以在特殊频道观看到我们在现世的直播,可以看到现世的弹幕但是不可以跟现世的观众互动哦!”

〈呜哇,这么快就结束啦!〉
〈真纪老婆再见!美纪老婆再见!乱老婆再见!〉
〈哇!地狱第一个现世地狱同步进行的节目呢!〉
〈终于有可以期待的节目了,地狱的节目好几百年都没见过新的了。〉
……

[综]出阵不如出道#第十五章#真纪美纪现世游

“真纪美纪现世彼世报道”真纪美纪穿着可爱的靠在一起看着摄像头,身后是延绵的青绿群山。

“今天我们来到了现世喵。”

“虽然是去采访出道的付丧神但是也会有现世游历的情况,为了不暴露我们鬼的身份,所以穿着现世的衣服为大家报道”真纪对着摄像头眨了眨眼做了一个wink。

“今天带领我们的付丧神是这位穿着小裙子的美少年喵!”美纪一个闪身露出了身后的乱。穿着军服裙子的少年直挺挺的站在那里,大大的眼睛盯着摄像机屏幕头发和裙摆被微风吹的飘动。

“我是乱藤四郎,是粟田口吉光锻造的短刀呦。特征呢,是乱刃文。哪怕是在兄弟们中间也很稀有哦……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很不同呢?”乱看着摄像头歪了歪头,金色的头发垂落下来。

“今天就由我来带领真纪美纪还有大家来看一下我们本丸的现状啦。”乱一只手拉着真纪,一只手拉着美纪,走进了本丸朱红色的大门。

“刀剑们平时在本丸里都会干些什么呢?”真纪问向走在前面带路的乱。

“有很多事情要做呢,比如种地,喂马,手合,轮流做内务,不过最近大家没事的时候都会去大广间看其他的刀剑男士出道。”乱停下脚步回过头看着真纪,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

“那最近在现世出道的是谁呢喵?”

“最近出道的是宗三左文字,今天他也会直播。到时候可以带大家去看一下。”

“那真是太好了,大家都很感兴趣呢喵。”听了乱的话,美纪双手合掌。

[乱好好看,完全不输给真纪呢。我又有了新的老婆。]
[前面的怕还不知道真相。]
[什么真相???]
[刀剑付丧神全是男的。]
[可是妖刀姬就是女的啊!]
[妖刀姬原先是人类的后来才是妖刀姬,刀剑付丧神是刀剑自己所化。而且刚才美纪已经说了是美少年www]
[那……乱他……]
[没错,就是你们想的那样!]
[感觉更萌了怎么办。]
[你不是一个人,前面的带我一个。]
……

“接下来会带真纪美纪去现世人流密集的场所,你们有想去的地方吗?”

“游乐园!鬼屋!商场……”

“那就先带大家去游乐园吧,现世的游乐园科技比较发达,有些东西还是蛮新奇的,不过有些东西对非人类来说就不够看了。”

……

白天的游乐园人头攒动,到处都是五颜六色的。乱买好了票带着真纪美纪就走了进去。

“是旋转木马喵,地狱也照着现世有做过,不过不是木马,是犯罪的亡者的惩罚工具,把亡者绑在绳子上,随着圆盘的转动上升下降进入不同的池子里,据鬼灯大人说节省了很多狱卒呢喵。”

“是啊!是啊!但是真正的旋转木马还是第一次见,以前也只在现世的节目或剧作中见过。”真纪盯着旋转木马,眼睛都在发光。

“那要不要去尝试一下?”

“嗯”*2

……
“啊,是过山车,地狱里也有相应的改造呢喵!”

“鬼灯大人监制的往返于八寒地狱和八大地狱的亡者的高速运输工具,这样就不用狱卒押送直接捆在运输车上就可以了。”

“还有攀岩,地狱里的是让亡者攀岩岩浆边的石壁,一不小心就会掉下去喵。”

“真是科技改造地狱啊。”

“人类还真是想法新奇呢,地狱也根据他们的想法做了很多改进。等他们到了地狱依旧可以享受到同样的乐趣呢喵。”

[人类知道了怕是想打死想象力丰富的自己。]
[没有了人类的话,地狱也会少了很多乐趣啊!]
[据说以前地狱科技还不发达的时候需要很多狱卒呢,现在的狱卒已经很少了。]
[跟人类世界一样,地狱也是在不断进步的啊。]
……

“还有想要去的地方吗?”

“最后想去一下鬼屋呢喵,真的是非常好奇!”

“呦西!向着鬼屋出发!”

……

站在鬼屋门前看着面前有些阴森和血腥的大门,从门内渗出的凉气使得穿着小裙子的三人感到有些阴冷。

“我先去吧!你们两个跟在我后面。”看着门内深深的隧道里微弱的红光和好奇又有些踌躇的两鬼,乱先一步走了进去。虽然是鬼,但是毕竟还是女孩子啊,要好好照顾他们呢。

真纪美纪跟在乱的后面好奇的打探着四周。昏暗的隧道里,红绿色的小灯微弱又闪烁的光,到处都是凌乱的碎石与破旧的杂物,还有红色的印迹掺杂在其中。

……

“感觉怎么样?”

“emmmmm一言难尽啊,感觉和地狱还是有很大差别的,更像是很多年前的地狱,明明人类死后也会下地狱,为什么就会觉的地狱这么古老呢,地狱也是很与时俱进的喵!”

“感觉并不是可怕,而是有点恶心和惊吓而已,可能对人类来说已经很可怕了吧。毕竟我们都不是人类啊。”真纪叹了一口气。

“说的是喵,真纪!”

……

“现世还真是有趣啊喵,你们平时也经常会去热闹的地方吗?”

“不经常去啦,大家和人类长的还是有所差距的,按照人类的审美是更好看一点所以经常会被人类围观呢。”

“那还真是一件麻烦事呢。”真纪像是感同身受般叹了口气。

……

“好热闹呀!”看着面前沉浸在赏樱宴里的大家,真纪美纪站在本丸黑暗的角落里,吃着乱送来的食物。

“真是抱歉了,由于那边在直播,所以没办法邀请你们一起去参加。”

“没关系哦,这样也就可以了。这是在人类那边出道的直播吗?”看着面前刀剑付丧神提供的光屏,真纪好奇的摸了摸。

“是的呦!人类的弹幕是很有趣的,不过有时候真的不理解呢。毕竟不是真的人类嘛。”

[人类的弹幕确实好有趣啊!]
[想象力真是无限呢。]
[我们也不能落后啊!]
[可是想要这么有趣真的不容易啊。]
[呦西!地狱的大家不能输给人类呀!]
……

“那么这么久了刀剑付丧神对于在人类世界出道有什么心得体会吗?”

“体会就是人类的脑洞还真是大啊,明明是为了阿路基出道,结果被大家误认为是企划设定,观众就是阿路基。还有大家的弹幕都非常的有趣呢,很多刀剑都会看弹幕,学习到了不少新词呢。”

“不过对于人类来说,因为价值观的不同,我们应该是比较新奇的存在吧。他们对木制物品和大房子有很大的执着呢。”

……

夜晚的星星在深蓝的天空中闪烁,真纪美纪站在本丸朱红色的大门前。“接下来会有刀剑付丧神游览地狱的活动哦,游览地址不会告诉大家啦,是秘密哦!同时,地狱的大家今后也可以观看刀剑付丧神在现世的直播,但是遗憾的是大家不能参与进现世的弹幕呢,刀剑付丧神也将在地狱同步出道,期待大家的关注。”
……

“感觉还好吗,乱。辛苦你了。”

“感觉还不错啦,一期尼。进军地狱的话会增大被阿路基看见的概率吧,毕竟不知道阿路基到底会看哪里的频道呢。”

“说的是啊,不停努力的话,总有一天会被阿路基注意到的吧。”

……

这是目前最新章了,下星期再更新,以后大概是周更吧。晋江那边不会再更新了。lof的目录超链接手机做不了,令人窒息。大家看着会比较麻烦。
这篇原先是投晋江所以才写的综,现在不投了但是大纲剧情设定已经写好了,为了不崩前面的剧情就这样吧,大家看着玩玩就算了。

[综]出阵不如出道#第十四章#世界与世界的距离

《世界与世界的距离》宗三左文字特辑

嗡嗡的念经声从树林里的小木屋中传出,粉色的袈裟披散在地上,宗三左文字闭着眼睛跪坐在那里手拿念珠。身旁的刀架上,是一把绑着蓝色绳结的两寸红黑打刀。

突然,他睁开眼睛,蓝绿的眼睛扫过光屏。“您,也想要君临天下吗?”

……

宗三左文字走在通往手合场的樱花漫地的回廊上,【我叫宗三左文字,在魔王讨伐今川义元时,我作为战利品……】他抬头看了眼漫天飞舞的樱花,叹了口气,转头看向摄像机。

“我……和笼中鸟一样呢,并非为了使用,而只是为了我的存在趋之若鹜。”

粉色的身影在手合场上翻飞。

“你觉得可以碰到我吗?”

“那视线,我不喜欢。”

“看的一清二楚哦!”

刀剑相碰的声音不断在手合场上响起。

【得到了却不使用,仅仅为了虚名就追逐我,这样,是得不到天下的哦!】

宗三左文字拄着刀喘着粗气,衣服也因为打斗变的凌乱,左胸露出一小块黑色的纹章。他摸着左胸喘息着。“这,就是令人疯狂的,魔王的刻印。”

【可是,现在已经不需要了,和平的年代里,不需要刀剑,更不需要“获取天下之刃”。我,算是自由了吧。】

【为什么,没有感到开心呢?】

攥着刀剑的手因为用力而发白,宗三猛地站起,甩袖走人,只能看见他在空中翻飞的袈裟。

【人类的心还真是难懂呢,拥有了人类身体的刀剑的心也是一样。】

……

一片樱花飘到了宗三的茶杯里,给平静的水面带来一丝波纹,就像宗三左文字的心。他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今天向大家介绍的是佛教典籍分类,可分为经,律,论……”他噙着温柔的笑对着摄像机讲解佛经,风吹散了樱花从树上落下,也吹散了他的头发。

宗三喝掉最后一口茶,樱花被留在杯底。

“您满足了吗?就算不能相见,如果可以的话,请留下您来过的痕迹吧。这样,就可以了。”

……

论坛
论来自刀剑的花式告白
1#啊啊啊日常被撩!宗三怎么这么好看!
2#呵!追逐虚名的女人!
3#我爱宗三,不是因为虚名!不是因为他长的好看!而是因为他长的太好看了,已经不是好看的范畴了!
4#看着他忧郁,只要他能开心,我想把心挖出来给他。
5#楼上可怕,我只想把我自己给他而已。
……
55#宗三这个设定是因为宗三这把刀的历史吧。作为刀剑因为虚名被追逐没有实战经验。而到了现在他的虚名没用了,他也没有实战经验,什么都没有了,以前被追逐好歹还有个虚名,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56#他还有颜啊,现在有颜就好了。
57#无颜星人表示扎心!
……

光博
绿冰露:你们怕不是有毒吧!
@宗三迷妹:你们这些人,追逐的都是虚名,只有我!爱的是宗三……的脸……//@清光的老婆:对不起清光,我爬墙了。//@火锅论英雄:宗三看看我啊!把小心心送给你,不伤心了好不好!//@哦豁:进入了,进入了啊!世界里全是宗三!
刀剑企划:《世界与世界的距离》宗三左文字特辑开始放送!今天的刀剑男士进入您的世界了吗?

……

“大家今天好哇!我是蜜桃真纪。”

“我是美纪喵!”真纪美纪出现在地狱的光屏上。

“最近会和现世的偶像开始联动了哦,大家有没有期待。具体是哪位还没有确定,不过相信大家已经听闻过有刀剑付丧神在现世出道的消息了,就是他们哦!”真纪将头转向美纪。“久违的有新人加入地狱娱乐界呢!”

“关于刀剑付丧神在现世的生活,将由我和真纪一起来为大家报道喵。后续还会有刀剑付丧神在地狱出道喵!”

“一起期待吧!”

“呐呐,前一阵子刚说了刀剑付丧神在现世出道,这么快就到了地狱了吗?”唐瓜端着餐盘走在茄子后面。

“鬼灯大人说地狱娱乐圈已经好久没有新人了,狱卒们表示想要新的精神慰籍,所以就去请他们到地狱来了。毕竟是付丧神嘛,在现世出道哪有在地狱自在。”
……

[综]出阵不如出道#第十三章#出道的理由


“呦,大家上午好啊!”加州清光穿着红色的袴服冒出了头,脸上还带着镶着红色蕾丝边的半面黑色面具。

“锵锵!有没有认出我是谁啊?”加州清光歪了歪头靠近摄像机眨了眨他那红色的眼睛。

“诶!怎么可能没有认出呢?说谎可不是好行为啊!”他盯着摄像头撅起了嘴。“嘛,不过我大人有大量就原谅你们啦!”

“呐呐,大家都知道了吧!今天会开赏樱宴呢。樱花再过一段时间就要谢了。春天就要过去了啊。”加州清光站在纷纷扬扬的樱花树下,地上是被风吹落的一层层樱花瓣,连回廊上飘的也到处都是。

“宗三和其他刀剑在准备宴会呢,一起去看一下吧!”加州清光做了一个手势,光屏的镜头突然就切换到宗三那里。

“把烧烤架清洗一下搬到樱花树下,再把……”宗三左文字穿着粉红的袴服站在仓库里指挥着一群妆面各异看不清面容的刀剑男士。大家穿着奇装异服有条不紊的动作着。

[好多人啊!有这么多刀剑男士的吗?]
[应该是好多刀吧hhh]
[他们这是什么化妆春宴?]
[什么样子的都有啊!]
[这是还在准备吗?感觉刀剑企划什么都要偶像自己做的样子啊,还真辛苦呢。]
[刀剑企划:这是我们的设定!]
[但是真的不是为了省钱才这样设定?别的偶像都有经纪人助理什么的,刀剑们好像连助理都没有呢。]
[就他们这居住环境,这房子都不少钱了,怎么可能是为了省钱。难道真的是设定?]
……

夜晚,彩色的小灯映照着短刀的身影在人群中穿梭,人们三五成群的坐在一团烤肉喝酒,伴随着催促的声音,烤架上的肉呲呲的发出声响。

[唔,肉上的油在冒泡,还呲呲的响,这一定是在召唤我,好想钻进屏幕里。]
[呜哇,烤架上还在冒烟啊,这是我的心被炭火烧的灰飞烟灭了!]
[快把镜头移开,移开啊!我要报警了!]
[公开放毒!此直播间观感极差,建议举报]
[建议举报 1]
[ 2]
[……]
[那边是小孩子的身影吧!刀剑企划还有小孩子吗?]

“是短刀哦!别看是小孩子的身形,但是年纪已经很大了,本丸最小的还不是短刀呢。”加州清光拿着肉串对着镜头。“大家要吃吗?我先替你们尝尝咯”

“emmmm待会儿会让围脖抽奖送,怎么样?这下开心了吧。”他摸了摸自己垂下的小辫子。

[可以的可以的,年纪很大的短刀小孩子!]
[这些短刀也会出道吗?想看!]
[中奖是不可能中奖的,肉串是不可能吃到的。别人吃肉我盯着,别人中奖我看着。哼唧(><)]
[突然扎心。]
……

“接下来就来采访这位化成艺妓的刀剑男士,你为什么想要出道呢?”清光把剩下一半的烤肉串递到了穿着浴衣画着艺妓妆的高大身影的嘴边。

“能见到阿路基就能申请到更多的酒了吧。”沾着酒液的水润的唇吐出这样的话语,然后一把勒住了穿着内番服的清光。

“放开我啊,你这家伙,要被勒死了。”在高大艺妓的衬托下加州清光显得有些瘦小,在美人的怀里挣脱不出。

扎着高马尾带着面具的人把清光从艺妓装扮的人的怀里解救出来。“不要喝的太多了。”

“嗨嗨!”晃了晃酒瓶,他摇摇晃晃的走远了。

加州清光叹了口气整了整衣服。“那么这位刀剑男士你的出道理由呢?”

“不,不要看我。”白色的斗篷被白净的手指拉的更低了。

“……”

“请问这位等待烤串的刀剑男士你选择出道的理由是什么呢”

“想,想要阿路基能摸摸我的头。”

“请问……”

……

[好热闹啊,这么多人。]
[艺妓小哥哥快放开我家清光啦!让我来进入你的怀抱!艺妓小哥哥真好看,喝酒的艺妓小哥哥更好看!]
[都没人心疼清光吗,好吧我也不心疼清光www]
[大家都有自己想要出道的理由呢,我如果真的是大家的主公就好了。]
[我我我我就是!]
[胡说!大家的主公明明是我!]
[你们够了,怎么能昧着良心讲出这样的话呢,我都看不下去了,站在天守阁吃着送上来的烤肉看着下面赏樱宴的我如是说到。]
[一刀首落天守阁的那位,接住了光忠递给新主人的肉串。]
[突然,吃了肉串的人吐出一口血。这,这肉串有毒!站在门身后的我笑而不语。]
[给弹幕大佬递茶!]
[卖瓜子花生方便面啦!先到先得!]
[啊哈哈哈,日常大戏。]
……

“交给你咯!我去吃饭了!”把任务交给宗三后加州清光揉了揉肩膀。“民那桑,再见咯!”

宗三左文字坐在草地上的垫子上笑着看着加州清光走远。“静静欣赏也是不错的选择呢。”他拢了拢头发看着摄像头笑了一下。转头向灯火阑珊处望去。

诺大的本丸里仿佛一切的热闹与光芒都聚集在了万叶樱下,各色的灯光下是围在烤架旁吵吵嚷嚷的打刀,四处玩闹的短刀,静坐喝酒的老年组……

宗三左文字看着这样的场景莞尔,抬头望了一眼天守阁后又垂下眼帘低头喝了一口酒。这里的灯火真亮啊,您会注意到这里吗?这么多人聚集在这里,一定会注意到的吧!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真是太好了。

[宗三不愧是佛系刀,刚才还和清光玩乐人间,到了宗三这里突然就岁月静好了。]
[日常想娶宗三。提前羡慕能娶到宗三的男孩子or女孩子QAQ]
[我不听我不听!宗三是我的!]
……

“啊~真是累死了。”清光揉了揉自己的肩和宗三走在人群的后面。

“不过今天真的很开心呢,能遇见大家,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看。接下来也请继续支持我们。会努力带给大家更多的欢乐的!”清光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眨着眼睛看着镜头。宗三站在旁边默默的看着清光。

[清光真可爱啊!]
[清光真好看prpr]
[宗三党表示不服!]
[我我我都吃!]
[清光问了一圈还没有说自己的出道理由哦!还有宗三!]

“我的出道理由吗?阿路基有在看吗,不敢奢望能见到您,如果您能通过这种方式注视到我的话就已经心满意足了,今天的我也依旧是世界第一可爱哦!请好好的看着我吧。大家也都是如此的期待。”微红的脸颊上,透亮的红色的眼睛注视着摄像机。

“这天下已经不能被夺取了,您还会在意我吗?”垂落的头发遮住了宗三的半张脸。

半晌,他撇开了头发。“我还是您的笼中鸟吗?”

“那么,今天就到这里吧!大家明天见!”

“明天见。”

[呜哇哇清光和宗三的话,我的心被戳中了。]
[不要走啊清光!宗三!撩了我就跑!你不要负责的吗!]
[从今天起我就是清光和宗三的死忠粉了。他们真的好棒www]
[宗三是我的笼中鸟!是我的笼中鸟啊!啊啊啊!]
[你们都要做主人那我做老婆好了!]
[前面的休想!]
[作为宗三的主人我是不会不让清光娶你的!]

随着清光和宗三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小狐狸轻巧的从廊下跳上来。

“呀呀,民那桑,今天的直播您还满意吗?如果满意的话请一定不要忘记向您的朋友推荐我们哦。”小狐狸站在廊上抬头望着摄像头。

“宗三殿的节目即将投放在官网,新的刀剑男士的出道也在紧急预备中,期待大家的关注。”

[综]出阵不如出道#第十二章#宗三真是个好人啊

宗三左文字站在已经长到了小腿的草场上,马匹凌乱的分布在其中。穿着粉色竖条纹袴服的他,拿着一个喷水器冲刷着洗干净的马匹。

半晌,宗三拿布擦干后摸了摸马的头,顺滑的手感使他一摸到底。“已经好了哦,好孩子。”

棕红色的毛发尚未干透,贴在丰满的肌肉上,在下午微热的阳光下闪着微光。宗三顺着被风吹的浪一般的草地的方向,看向远方广阔的山林 ,早晨的雾气早已消失不见,只剩下原本掩映在雾气里层层叠叠的群山。

[又是马当番啊,上次看到清光做这个的时候还惊讶了好久呢!]
[看起来像是经常做的样子啊,感觉和马很熟悉呢!]
[宗三无论做什么感觉都超好看啊,美人自带特效吗?]
[宗三出道前我还说自己一辈子都喜欢清光,现在emmm]
[世另我,不过我除了清光,这辈子喜欢的又多加了一个。]
……

“宗三和马相处的真好啊!”和泉守偷偷的看着桌子底下的光屏。身边是大家相互讨论的声音,长谷部又在和巴形不停呛声。

“卡内桑也可以的,努力的话它们就会喜欢你了。”堀川国广靠近和泉守看着光屏的脑袋。光屏上的宗三看着远处的山林,要不是不停晃动的草地和虫鸟的叫声,看起来就仿佛一幅精致的静画。

“那些马是不会和我好好相处的。”和泉守转回了看向光屏的头。

“话说一直这样下去也很乏味吧!一直都直播本丸日常什么的。”歌仙坐在会议室里皱了皱眉。身边其他的付丧神也在小声讨论。

“今天不就是要商讨这个问题吗?”烛台切正襟危坐。“现世的偶像不也有很多唱歌,演戏的吗?只直播的话,太单调了。而且大家也不是每天都有时间看直播。一直这样的话可不利于发展啊……”

“说的是啊,可是身为刀剑唱歌跳舞什么的还真是不擅长啊哈哈哈哈”绀色的身影坐在长桌的另一头。

“不擅长可以学啊,政府不是给我们联系了现世的娱乐公司吗,说不定可以拜托他们……”笼手切江坐直了身子。

“……”

……

宗三左文字坐在本丸木制的回廊里,春日的夜晚还有些凉意,月亮孤零零的挂在夜幕中,透过云朵投下光彩。他伸手接过小夜递来的薄毯。“今天和粟田口玩的开心吗?”

“嗯。”

小夜接过宗三递过来的柿饼,缩到到了宗三抻开的毯子下面。

“很开心。”

两个人一起望着夜空中明亮的月亮,耳边是江雪吟诵的声音和不知名虫子的叫声与树叶的沙沙声。

“呦!宗三,今天真是谢谢了。”鹤丸从转角走过,向宗三打了一个招呼。他摸了摸头,身上还挂着不知从何处蹭来的土。

“应该的。”看着直到现在还有些狼狈的鹤丸,宗三的嘴角带着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小夜在他的怀里盯着柿饼。

[岁月静好啊!突然佛系!]
[以后我就是佛系观众了!]
[变成佛系观众会被宗三喜欢吗?]
[我只想变成佛系刀的老婆!]
……

宗三把马赶回马厩,回到茶室前的回廊。看着望着柿子树发呆的小夜“怎么了?小夜。”

“缎带,不见了。”蓝色的头发垂在肩上。“睡醒,就不见了。”

看着低着头的小夜,宗三皱了皱眉。

“啊,宗三殿,小夜!有看见五虎退的小老虎吗?有一只一直都没找到。”乱带着前田站在回廊下。

“这个,睡醒在我身边。”可爱的黑白蝴蝶结缎带躺在小夜小小的手上。而原先小夜头上的江雪新送的缎带却不翼而飞。

乱伸手接过了缎带。“我们再找找吧,多谢你了,小夜。待会一起玩吧。”

宗三领着小夜回了部屋,梳齿穿梭在小夜蓝色的头发间,新的缎带在小夜头上系好。

[诶诶诶东西丢了吗?]
[我刚刚有听见小老虎诶,玩具吗?]
[继上次清光探险之后,这次宗三又开始解谜了吗?]
[我怕是看了一个假直播。]
[我也想让宗三给梳头发!我也是个宝宝!]
[我只想让宗三给我们的孩子梳!]
……

“呦,宗三,你知道以前买的多的铁锹在哪里吗?”白色的身影窜到宗三面前,元气的声音透过马赛克传到摄像机里。

看着面前精神饱满的鹤丸和沾在他身上的白毛,宗三眯了眯眼。“在仓库里还有些,我带你去吧,放的有些杂乱。”坐在草地上看风景的宗三站起身来,向前走去。

“哦哦!那多谢了!”鹤丸跟在宗三后面,顺着长廊走向仓库。

下午的太阳将两人的影子投射在地上,身后是被风吹的浪一般摇动的草地。草场旁的树林后包藏了不知道多少身影。

顺着宗三手指的方向,鹤丸看到了挤在东西最深处的铁锹。“还真是麻烦啊。多谢了,宗三。你先走吧,我一个人就好了。”转头看向站在门口的宗三,看起来依旧是那副弱弱的样子。鹤丸松了松筋骨走向了凌乱的杂物。

“你小心一点,里面的东西放很久了,不小心的话很容易就坏掉了。仓库的门也有点坏了。风一吹不小心就会关上锁住的。”看着跃跃欲试的鹤丸,宗三提醒了一句。

“知道啦!会小心的,拜托帮我把门卡一下吧。”忙着找东西的鹤丸头也没回就淹没在凌乱的杂物里。

隐蔽的踢了一脚门边的石块,宗三眼角撇过不知道在门后站了多长时间的短刀们,冲着里面的小夜笑了一下。

[宗三每次都笑得好温柔啊!好想娶他回家!]
[日常想娶宗三!]
[不求娶他,让我每天看着他笑,我就能多吃三碗饭!]
[而且宗三虽然总说笼中鸟什么的,但是感觉人好好啊。总是帮大家的忙!被请求也从不拒绝。]
[忧郁的温柔系男子!感觉笼中鸟什么的更像是刀剑企划设定!真迷啊!]
[宗三左文字本体总是被众人争夺吧,所以才说是笼中鸟虚名什么的!]
[每天都在看见刀剑们不停艹人设,真敬业啊!]
……

“偶像的必修课吗?”宝田看了一眼邮件。

“让小次郎带着他们吧,打了LME的招牌,可不能任他们胡来啊。想要得到LME的加成,就要付出相应的努力啊。”

……

“呀呀,观众sama这么久不见有没有想咱啊!围脖有想大家哦!”皮毛光滑的小狐狸坐在草地上摇了摇松软的尾巴。背后是不停被风吹落的樱花。

“春天快结束了呢。本丸的樱花也即将落下,近日本丸将会趁着春日的尾巴,举行赏樱宴,所有的刀剑男士都会参加。在这里也十分期望各位观众们能和我们一起参加!宗三左文字的特辑节目也即将上线了哦!谢谢大家的关注,也请继续支持我们吧!不胜感激!”

[综]出阵不如出道#第十一章#在意的究竟是谁

密林掩映的山谷里,一行人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谷口是一片寸草不生的荒地,碎石杂乱的嵌在那里。

“这些……是主人所期待的吧。”走出山谷,宗三弯腰捡起了一块资源愣起神来。

“小心!”一柄敌刀顺着宗三的侧脸削过。和泉守挡下了来势汹汹的刀剑。

“你在干什么啊!这里可是战场啊!”一刀横劈了差点得手的敌胁,和泉守转身向着宗三咆哮。

“不需要你救我,我是知道的哦,无论我变成什么样,都会被重新锻冶放回手头吧。”宗三挑飞从侧面进攻的敌短。

“你这家伙!真是让人不爽啊!”

“怎么了,你这是对笼中鸟有什么意见吗?”宗三趁着战斗间隙回头看了眼暴躁的和泉守。

……

“喂喂你们两个怎么回事!”

“徒有好看的外表和名声,不能成事!”和泉守狼狈的挡着宗三进攻的身影。“整天笼中鸟笼中鸟!你就那么自豪吗!把自己困在笼子里的不就是你自己吗!”

“居然在战场上对同僚刀剑相向!不想要命了吗!”加州清光上前干预,初始刀的等级压制使他轻易的揪开了两个缠斗在一起的身影。

“呵,反正那家伙的心也早就死吧!活着又……啊!疼!”和泉守蹲下捂住了被清光敲过的头。

“本丸现在就我们几个,不能安分一点吗!”加州清光看着两个伤痕遍体的刀剑一口怒火攻上心来。

“宗三,你怎么回事!”

“那视线,我不喜欢。”

“呵,你这……唔唔唔……”

“对不起啊,宗三殿。都是卡内桑不好。”堀川国广从背后捂住了蹲在地上的和泉守的嘴巴。

宗三左文字看了眼狼藉的战场,天边的火烧云也渐渐暗沉。“回去吧,主公……还在等着。”

他垂下了头,转身离去,凌乱的衣衫下攥着刀的手有些发白。

……

夜晚,宗三左文字一个人坐在部屋,看着面前摇曳的烛火。

当!当!寂静的房间里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请进。”

“我……我就不进去了,今天的事对不起了。我不该那样说你……”门口的人沉默了一会儿“不过,你也不想一直这样下去吧。你自己也知道的,虚名而已,在意的究竟是谁。”空间慢慢变的沉寂起来。“我,先走了。

自窗外来的一阵风吹灭了不停晃动的蜡烛。部屋又变的寂静起来。

“嗯。”

……

“怎么样,卡内桑,宗三殿还好吗?”堀川国广站在部屋的门前等待着回来的和泉守。

“好的不得了呢。好了,你不要再这样看着我了。”和泉守微红着脸默默别过了头。“下次不会再这样了。”

……

[综]出阵不如出道#第十章#别样的宗三

一阵强光闪过,漫天的樱花飘落。

“我叫宗三左文字,您也想让身为执掌天下的象征的我来服侍您吗?”宗三左文字侧头垂肩看向前方。又来了吗,这斩不断的宿命。

“您好,我叫加州清光,目前本丸里就我们两个啦,请多多关照!”黑红军装的带刀青年坐在那里抬头看向微蹙着眉的宗三左文字。这位长的可真好看啊,不过我也不会输给他的!

“主公呢?”

“主公不想见人啦,一直呆在天守阁里呢。我是初始刀,你是初锻刀哦。一起努力吧!”加州清光努力调节着莫名有点压抑的氛围。

“只要拥有就满足,却完全不使用,一直都是这样的呢。”宗三眼里的忧愁仿佛又增添了几分。

“果然如此呢,曾经落入那个魔王手里的刀剑就那么有吸引力吗?”袈裟下的手攥紧了刀。

“魔王什么的先不要管啦!嗨,这个是我做的刀装,收拾一下准备去出阵吧!”加州清光站起来将手里的刀装塞到他手里。

听到加州清光的话,宗三左文字猛地抬起头紧盯着他的身影。

“这是……让笼中鸟得到自由真的可以吗,说不定就不飞回来了呢。”

“我们是刀剑啊!没有主人的刀剑怎么能自己发挥光彩呢?”走在前面的加州清光回头说了一句。

“一起加油吧!宗三!”

……

宗三左文字猛地睁开双眼,入目的是本丸木制的房顶。他掀开被子坐起身来看向窗外。远处的青山连绵不绝,太阳温柔的破开缭绕的雾气。

“又做梦了吗……”

……

鲶尾藤四郎走在本丸的田垄边,“呐呐,兄弟,那个是小夜吧,一起去帮忙吧!”

顺着鲶尾的方向望去,蓝色头发的瘦小身影穿梭在爬满藤蔓的架子间,像是怕弄坏春日细嫩的藤蔓,他小心的踮起脚尖,摘下一条条豆角。

“嗨。”

……

“非常感谢两位帮助了小夜,要来一点点心吗?”宗三左文字掀开锅子,蒸腾的雾气一瞬间冒出,模糊了他的面容。粉色的头发柔顺的垂下,竖条纹的内番服显得人更纤细了,他带着忧郁又温柔的笑看着两个粟田口的胁差。

[呜哇哇,雾下看美人!]
[厨房!人qi!啊啊啊啊老天让我死了吧!]
[老天,这这这这简直就是我的人生理想!妈妈,我要娶他!]
[复古的木制厨房加上穿着内番服做饭的美人,让我有种回到了千年前的感觉,我的妻子在为我做饭!]
[明明是我的妻子!我的!]
……

鲶尾藤四郎看着宗三雕着手里的胡萝卜,在胡萝卜的衬托下宗三的手显得越发的纤细白嫩,阳光透过窗户打在灶台上,宗三的手仿佛透着光,仿佛下一秒就要消失的样子。

“宗三殿,真好看啊!”鲶尾愣愣的说出一句话。

听到了鲶尾话语的宗三一愣,旋即抬头露出一个微笑。“想对笼中鸟做什么吗?”

骨唸回头看了一眼脸突然爆红的鲶尾,叹了一口气。“请不要再戏弄他了,宗三殿。”

……

“宗三还真是一如既往啊,和别的本丸不一样呢?”

“这不是挺好的吗?如果宗三现在变成了其他本丸的样子,emmmm那还真是不适应呢。”鹤丸拿着清酒倒给次郎。

“每个本丸都不一样啦,据清光说他刚开始和其他本丸并没有什么不同呢。”次郎拿起酒杯和日本号碰了一下。

“诶!那是什么原因让宗三……”

“我来本丸比较晚,见到宗三的时候他已经是这个样子了。”日本号扶了扶抹额。

“好像是因为和卡内桑发生的那件事吧,那个时候宗三他……”

“没事吧,卡内桑,已经过去了哦。”

“混蛋,谁会有事啊……”

……

[综]出阵不如出道#第九章#得到了自由的笼中鸟

  巨大的樱花树伫立在本丸的土地上,樱花肆意的盛开,站在下面颇有种遮天避地之感,风一吹就纷纷扬扬的飘落,繁盛如雪。偶尔会有鸟的叫声从中传出。春日的清晨,露水尚未干。一道粉色的身影站在粉色满枝的樱花树下。

  

  “……我叫宗三左文字,您也想让身为执掌天下之人的象征的我来服侍您吗?”粉色的长发随风飘动,蓝绿的鸳鸯眼略过摄像机,嘴角一丝略带忧愁的笑,纤细的身影被投射在光屏上。

  

  

  宗三坐在本丸外侧的回廊上看着繁盛的万叶樱,身上的袈裟披散在地上,地板上是不知何时飘落的樱花,他拿起茶杯,吹了吹浮在上面的樱花,喝了一口,看向飞快刷屏的弹幕。

  

  “让我来服侍是想要做什么呢?曾经落入那个魔王手里的刀剑就那么有吸引力吗。”低垂的眉眼看着漂浮在茶杯里的樱花,蓝绿色的眼睛里仿佛有划不开的忧郁。

  

  “身为刀剑对于人类还真是不能理解啊。”

  

  蓦地,他拿起手里的佛珠闭眼念起经来。
  

  [执掌天下之刃?魔王?服侍?这又是什么设定啊。]
  [貌似是忧郁系呢,现在刀剑企划出什么设定我都不会惊奇了。]

  [眼睛颜色不一样诶,好像猫咪!]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啊啊啊啊!我对他一见钟情了!]

  [每一帧都能做海报!这也太好看了吧!]

  [他一皱眉我都想把心掏给他。]

  [突然念经!什么鬼!他不会一直念吧!]

  ……

  

  “话说让宗三这样来真的没问题吗?”和泉守坐在大广间里侧着头问向崛川。

  

  “没事的哦,毕竟是初锻刀呢。宗三虽然看起来让人头疼,但是意外的靠谱呢。”

  “嘛嘛,那家伙的性格一不注意就会被糊弄过去吧,不知道人类能不能接受。”
  
  “要相信宗三啊,和泉守你不是深有体会吗。”陆奥守擦着枪坐在大广间的门口。
  
  “你这家伙再说这个就去手合吧!”

  “怕你啊,正好好久没舒展过了。”

  ……

  一阵拉扯从袈裟那里传来,宗三停下念经睁开双眼,小夜拿着茶点放到地上,坐到了宗三旁边。

  宗三左文字抬手摸了摸小夜的头,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一小本故事书,“小夜要听故事吗?”

  “嗯。”蓝发的小男孩抬着头看着哥哥温柔的笑脸,又往那边凑近了一些。

  “从前……”

  不知何时,宗三的身边就围了一圈短刀。

  “呐呐,接下来是什么呢?再来一段吧,宗三殿。”爱染希翼的望着宗三。

  “故事好听,可是要有度啊,一下子听完就没有意思了,有趣的不就是等待的过程吗?”宗三捋了捋自己的头发将它们别在耳后。

  “啊!宗三殿真好啊,明石从来没给我们讲过故事呢!”

  “向他提出要求就可以了,下次和萤丸一起去求他吧,他会答应的。”

  “嗨嗨!”

  “到了吃饭的时间了呢,大家一起去吧。”宗三站起来牵着小夜,身边是一群短刀,大家浩浩汤汤的一起走向餐厅。

  [这把刀好像很受小孩子欢迎诶!]
  [虽然看起来很忧郁但是也很温柔呢,关键是太好看了,有种人qi的感觉。]
  [请一定要嫁给我!我会好好对你的!]
  [超想看他开心的笑,感觉他如果笑起来一定特别好看!]
  [貌似理解了周幽王烽火戏诸侯的心了!但求美人一笑。]
  
  
开阔的手合场内黑红的身影与粉色的身影相对而站。

  “我是不会放水的哦,一定会把胜利带给主公的!”加州清光摸了摸小辫子对着摄像机微笑。

  “还真是自信呢,加州。论出阵经验我可是不会输给你呢。就算是笼中鸟也是得到过自由的呢。”宗三抬手拔出来了自己的刀。

  “那么,请多多指教咯,宗三殿!”

  “多多指教,加州。”

  加州清光攥紧了手中的竹刀向着宗三砍去……

  “哦啦哦啦哦啦!”

  “看的一清二楚呦!”  

  “这是,我的实力。”

“你觉得可以碰到我吗?”

  “看了我裸体的家伙都去死吧!”

……

刀剑相碰的声音在手合场内回想。摄像机在两人身边不停的运转,躲避着两人的攻击。
  

加州清光整理着自己凌乱的衣服,“啊,指甲油都掉了。我可是很努力为了主公才赢了哦,阿路基sama会怎么奖励我呢?”

“您满足了吗,看着家臣为您争斗。想要炫耀被我服侍这件事吗?”

[啊啊啊啊他们刚才打的好凶啊!]
[有,有种下一秒就要劈死对方的感觉!]
[好拼啊!刀剑人设什么的,这么敬业!]
[好刺激啊,刚才。有人录屏了吗,还想再看一遍!两个人衣服都打散了prpr]
……

宗三左文字坐在树林中的小屋里看着远处火红的夕阳。袈裟披散在小屋里,身边是其他刀剑嗡嗡的吟诵声。

主公啊,您到底是怎样想的呢?得到了我却见也不见这和其他主人将我束之高阁的行为有什么分别呢。还让我去出阵,得到过自由的笼中鸟一旦体会到自由的滋味,可是不会再轻易回到笼中了。

如果见到了我,还会继续这样对我吗?现世的人类好像很喜欢这副皮相呢,可身为刀剑身后可都是一片血红呢,天下已经不能再被夺取,见到了这样的我,还会在意吗?

[综]出阵不如出道#第八章#世界与世界的距离

  “大家好哇,咱又出现了!这次咱有了自己的名字了,是在观众sama们的建议中选取的哦!”小狐狸灵活的跳上桌子,摇了摇自己柔软的尾巴。

  

 “真的非常感谢提出建议的大家,由于本丸只有咱一直狐狸,所以其他提出名字没有选上的大家不要伤心。日后我会努力回馈大家的!”小狐狸抬起了自己毛绒绒的头蹭了蹭摄像机。

  

  “怎么样?这样像不像是被咱蹭了呢?五虎退说这样被蹭了的人心情会变好哦,咱也想让大家开心呢!”

  

  “呀呀,差点忘记正事了呢。从今天开始咱也算是正式出道了哦,会帮助大家传递关于刀剑企划的任何信息。可以关注‘刀剑企划-围脖’来获取最近资讯哦,非常期待大家的关注。”

  

  “最近会在网路发布刀剑企划专属节目《世界与世界的距离》,加州清光特辑。喜欢加州桑的各位千万不要错过哦!也请继续关注刀剑企划吧!”

  

  ……

  

  [是叫“围脖”啊,不过也真的蛮像围脖呢!]

  [狐狸围脖hhh它不是还有次窜到清光脖子上挂着了吗。]

  [我还给它取了其他名字呢,没有用呢,哼唧(><)]

  [毕竟只有一只小狐狸啊。不过围脖以后如果有孩子的话可以继续取名字啦。]

  [前面的老哥,稳。]

  [清光的特辑不知道会讲什么呢?超想看啊,快点出吧!]

  ……

  

  “大家都很期待加州桑的节目啊!不知道加州桑有什么安排呢?”巴形扶了扶自己的单边眼镜。

  

  “还没有决定好哇,大家有什么建议呢?”

  

  “加州桑的话表演涂指甲油?你对这个不是很擅长吗?”

  

  “诶!怎么可能在特别节目表演涂指甲油,虽然我确实对这方面比较精通,但是毕竟是第一次节目,还是要谨慎一些啊!”加州清光应声。

  

 “那……”

  

  “哦哦!是不错的建议呢!还有其他建议吗,大家可以一起商讨!”

  

  “……”
  

  会议室里响起各种声音,自从从时政离职以后,这里终于又变的热闹起来。
  

  ……

  

  《世界与世界间的距离》
加州清光特辑
  
  黑暗静寂的空间里出现了光源。一把黑红色的打刀横躺在刀架上。

  

  “我,加州清光,身长2尺四寸,喜欢可爱的事物,虽然不好上手,但是性能一流哦。”一只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从黑暗里探出拿起了这把黑红的打刀。

  

  “非常希望主人能够打扮我并对我宠爱有加。”黑红色的身影拿着刀站在那里发出微弱的光,却在黑暗的空间里显得格外的亮眼。蓦地,闪出强烈刺眼的光。

  ……

  加州清光坐在房间里,拿着打粉棒轻轻敲动,身边是一地的手入工具。“虽然能够自我养护,但是还是会希望主人亲自对我进行保养呢。”

  “刀剑的话就算放置也要定期进行保养,就像我现在做的这样,虽然看起来简单,但是一不小心还是会受伤的哦!”

  “作为首期节目,将由我来为大家介绍关于刀剑的相关知识和加州清光的世界。”

  “我是打刀哦,本丸还有短刀,胁差 ,太刀,大太刀,雉刀和枪。基本的种类都有哦,阿路基想要什么样的都能得到满足。”

  “我们刀剑的官方全称是‘平面碎段复体暗光花纹刃’,emmmm还真是绕口啊,人类起的名字。依据形状,尺寸还会分为不同的种类。”

……

  清光拿起布擦掉了多余的丁子油,举起刀对着太阳欣赏起来,阳光被平滑的刀身反射在屋子里,随着清光的动作在屋子里移动。

  

  “虽然曾经遗失在历史里,但是现在能够遇到阿路基真是太好了。”

“我啊,以前有一位非常厉害的主君,大家应该都知道了吧!就是冲田君呢,是位非常好的人。在他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现在作为主人的刀剑我也希望能够用从前主那里的东西侍奉主公……”
  

  “非常的喜欢好看的事物,也一直在争取变的更好看,这样阿路基的视线就会停留在我的身上了吧,当然,如果能使用我的话,那就更好了。”清光侧头对着摄像头笑了一下。

  

  清光拿起刀鞘把刀塞进里面,整理着地上的手入工具。“作为刀剑虽然很希望变的好看,但是我毕竟也是男孩子啊,偶尔也希望主人可以看见我帅气的一面。”

  

  加州清光把东西摆放整齐,“有时对刀剑来说人类的想法确实很难理解呢,毕竟是不同的啊,虽然是被人类锻造,也一直跟在人类身边,对于人类之间的事物看的也比较多,哪怕能够作出预判,但是还是很难理解啊。感觉就像是在不同的世界里一样。”

“不过,我会试着理解主人的。呐呐,您能给我这次机会吗?让我进到您的世界里。”加州清光凑近摄像机,光屏上透出清光白净的面容和专注的盯着屏幕的透亮红色眼睛。

……

“呀呀,各位观众,又到了和大家说再见的时间了,虽然十分不舍,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呢。最近加州桑的出道获得了大家的好评,我们也在加紧准备第二位刀剑男士的出道工作,相信再过不久就可以见到他了。他是位怎样的刀剑呢?敬请期待吧!”小狐狸坐在本丸的樱花树下,风吹动它的柔软的毛,远处,是西下的夕阳。

我们清光宝宝怎么这么可爱!
1#我这辈子都爱清光。
2#我爱清光,清光爱我!
3#……
……
67#我看资料说清光以前在池田屋断过诶。
67#是冲田总司用他战斗的时候刀尖断掉了,后来就消失了。
68#清光一直很注重自己的外表呢,按照刀剑企划这么严谨的设定会不会跟断掉遗失有关啊。
69#说不定真的是诶,越说越觉得像了!
70#刀剑企划的设定真是令人窒息,一会儿让人觉的严谨一会儿又放飞,我现在都忘不了清光送番茄……
……

光博

啾咪啾咪:请把清光送给我谢谢!
@奇偶:清光:你们对我的礼物有什么不满吗?//@牟涩:跪求正常礼物//@咚咩:那给你个西红柿吧!//@落木:不想要番茄!
@刀剑企划-围脖:呀呀,各位观众,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明天我们将会推出新的刀剑,是谁呢?在下方留言,我们会从猜对的观众里选出几位送出小礼物哦!

  

  
  

  

[综]出阵不如出道#第七章#公主清光

 “呦西,民那桑,今天呢做个调查,你们想要什么样的男朋友呢?我们会根据你们的想法选出刀男中最接近的性格出道哒。不用担心,这里可是什么都有哦!”清光看着光屏微笑着说。

“温柔?霸道?可靠?有趣?幽默?稳重?还是我呢?”

[清光好狡猾!陷阱!这一定是陷阱!清光我最爱你了,真的。看我明亮的大眼睛(ω`)]
[想要温柔的男朋友。不过温柔的偶像太多啦。]
[想要清光这样的男朋友!]
[全部都想要!]
[哈哈哈哈前面的怕不是要找个精分!]
……

“还有哦,应大家的强烈要求,和官网上的反馈,刀剑企划会偶尔做一些光屏节目,但是具体的话还要看商议哦!主流还是直播出道哦!节目的话估计会做刀剑个人或群体特辑的,说不定还会有刀剑的特别节目呢!敬请期待吧!”

[特别节目!怕不是刀剑鉴赏吧!交你如何鉴定刀剑???]
[教你如何锻刀!]
[教你如何砍人!]
[楼上的你们是想笑死我然后继承我的清光吗?]
[刀剑鉴赏要去刀鞘什么的吧!那清光的衣服!]
[呜哇,楼上的脑洞我服!跪求刀剑鉴赏!]
[我老公的裸体只有我能看!说着我拿起清光的本体四处挥舞!]
[清光:这怕不是一群傻子吧!]
…… 
  
加州清光拉开游戏室的门,印入眼帘的便是各式分区,一排排摆放着不同游戏光盘书籍的木制柜子,柜子上是一盘盘各类游戏和书籍,还有一排排整齐的全息舱。

“今天晚上的安排是带着大家一起玩游戏哦。不过玩什么还没有决定好呢,这边的游戏大都是本丸其他刀剑玩的,各种类型都有呢,不知道大家有什么推荐呢?”
  
  加州清光走过一排排柜子,上面花花绿绿的各式单机游戏晃花了他的眼。短刀们对游戏的热情还真是大啊,其他刀剑有的貌似也不逊色呢。青江也总喜欢一些奇怪的游戏,同田贯也格外喜欢动作游戏……

[我感受到了来自有钱人的伤害!]
  [这么多光盘游戏和全息舱,闪瞎了我的钛合金狗眼!]
  [冒险!][益智!][悬疑!][动作!]
[只有我想让清光玩乙女游戏吗!乙女啊!乙女啊!莫名感觉清光超适合的!]
[前面的有毒!你赢了!]
[乙女!乙女!!!]
[前面的打来了弹幕新世界的大门。]
……

扫过一排排柜子,清光在一个柜子前停留下来。

“诶!大家都想让我玩乙女吗?其实以前也有看其他刀剑玩过啦,是谁呢?不会告诉大家的啦,等他出道让他自己告诉你们吧!”
  
  清光从旁边的柜子上抽出了一个光盘。“这个怎么样?‘梦王国与沉睡的100王子’!应该是大家都喜欢的类型吧。 ”
  
  “不过上次哪个刀剑给他起名字叫‘懵懵懵懵村镇与不知道多少个老流氓’呢hhh,有光屏单机消消乐版和联网全息版,全息版好像还有不同的模式,貌似是不同的游戏方式,emmmm有听玩过的刀剑说过还像还有舞蹈和歌曲格斗分区,好像主人公还是公主呢。”

[啊啊啊梦百!懵村镇和老流氓是什么鬼啦,不过真的蛮贴切的hh消消乐版是在光屏上玩消消乐,全息版就跟普通的单机攻略全息游戏一样的全息版啦。不过人物真的是超多,八百年都攻略不完。]
[梦百玩家表示喜大普奔,清光就玩这个呀!玩这个!玩全息的!全息的太刺激啦!剧情超棒的!每个人都不同!]
[清光玩全息的话我们怎么办啊,这种单机不支持实时分享的。]
[消消乐版也很不错呢!超棒的!]
……

“那我今天就玩消消乐版的吧,如果以后有时间的话会玩全息版录屏分享给大家!”

[给清光打call太爱你啦!]
[超超超超期待!清光玩全息乙女www]
[想想就刺激!而且梦百全息更刺激!不行了,我的鼻血留下来了!]
[清光公主就由我抱走了!]
……

“当我们处于人生中最暗淡的时刻,唯一能做的就是寻找光明……没事的,光一直都在你的身边,月亮的碎片闪闪发光,我轻轻闭上了眼睛。好文艺啊!这个!”

[这是假文艺啦!乙女都是这个套路嘛,不用管这个啦,剧情随便过过就4好啦,王子故事才是重点!]
[消消乐版剧情发展就是小白花,不要在意这个啦,我们的目标是打倒食梦兽,救出王子,从此王子和公主清光就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
[胡说!明明是我和清光从此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www]
[喂!120吗?我楼上的患者又犯病了,你们怎么搞得又让她跑出来了!]
……

“鬼灯大人,快看!这不是上次来地狱参观的刀剑付丧神中的一个嘛!居然出道了诶!就像蜜桃小姐一样。”唐瓜指着屏幕上的人。

“啊,貌似是为了他们的主公和生计呢,自从溯行军战败后时之政府就不再需要那么多的审神者和付丧神了,本来还想请他们来地狱工作,看来已经找好工作了,出道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呢。”

“可是这种感觉很奇怪诶!就像是鬼灯大人的狼牙棒有一天也会出道了一样!”

……

“如果它有这个想法的话我不会阻拦的。”

“诶!可是这样鬼灯大人不就没有武器了吗!”

“虽然很好用,但武器只是外物,强大在于自身!”

“嗨!明白了!”

……

“妖刀姬sama快看这个!有刀剑的付丧神出道啦!”山兔坐在山蛙身上手里拿着一块光屏飞奔到妖刀姬身边。

“痛痛痛!你这家伙,我头上的花都要被你拽掉啦!”山蛙气急败坏的说。

“啊!真是对不起啦山蛙先生,我太激动啦!刀剑的付丧神出道诶!那妖刀姬sama是不是也可以呢!”山兔激动的耳朵晃了晃。

“八嘎,妖刀姬殿下怎么会去出道!”

“你怎么知道不会!你又不是妖刀姬殿下!”

“混蛋,我……”

……

“阿拉~这些付丧神还真是赶时髦呢!判官不如你也去出道怎么样!”庄严又妩媚的身影半躺在弯月上。

“请不要再开我玩笑了,阎魔大人!”

“你是在违抗我吗?”

“不敢。”

“哼,呆子。”

“阎魔sama还是一如既往的恶趣味啊,牙牙”远处的彼岸花丛里,孟婆悄悄冒出了头。

“那边的熬汤的和锅子!过来!”

“呜哇,被发现了QAQ!”

……

“清光的出道意外的顺利呢,我之前还担心会有人攻击清光呢。”和泉守坐在会议桌前说道。

“为什么你会觉得有人会攻击我啊!是你想攻击我吧,我可是第一个出道的呢!”

“你这家伙!这样的性格怎么能第一个出道呢!像我这样强大又帅气的刀剑才适合做偶像!你说对吧,崛川!”

“卡内桑确实适合做偶像,但是清光是第一个提出的呢。”

“那接下来我要第二个出道。”乱飞快的举起了手。

“乱的话有点麻烦呢,毕竟是第二个出道,清光已经是这种类型的了,再来个乱估计反响不大,还是要有所差距吧。”歌仙沉吟道。

“诶!清光哪有我可爱!”

“清光,你为什么一直盯着我弟弟。”

“……”

“为了阿路基,我愿意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长谷部你坐下啊,快开个人帮把手啊,拽不住了!”狮子王抱住长谷部的腰阻止了长谷部向前扑的行为。

“长谷部的话,接下来其他刀剑出道还需要他做后勤,如果他先出道的话会忙不过来吧!”烛台切看向歌仙。

“说的是呢,光忠。那就委屈你了长谷部,为了阿路基,这点小事可以接受吧。”歌仙笑眯眯的望着长谷部。

“T ^ T”

“那一期尼怎么样!一期尼这么温柔一定行的吧!”

“一期阁下的话太温柔了,而且最近好像大家都喜欢更有特点的。”歌仙摇摇头。

“那怎么办!有个性的话总不能让龟甲上吧。”乱撅起了嘴。
  
  ……

“啊~选谁出道还真是大麻烦啊!”清光坐在回廊上望着樱花树。

“反正你都出道过了,还那么困扰吗?”安定站在清光的旁边低头看着清光的头顶。

“安定你不懂的啦,万一出现个人气高的,大家都被抢走了,可是低的也不好啊!还真是纠结呢。”清光努了努嘴。

“反正最近不会出和你同类型的啦,稍微安心一点吧。”安定对着抬起了头的清光眨了眨眼。

“我才没有不安心,只是担心大家罢了。”

“嗨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