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瓦德我老公

周更

[综]出阵不如出道#第九章#得到了自由的笼中鸟

  巨大的樱花树伫立在本丸的土地上,樱花肆意的盛开,站在下面颇有种遮天避地之感,风一吹就纷纷扬扬的飘落,繁盛如雪。偶尔会有鸟的叫声从中传出。春日的清晨,露水尚未干。一道粉色的身影站在粉色满枝的樱花树下。

  

  “……我叫宗三左文字,您也想让身为执掌天下之人的象征的我来服侍您吗?”粉色的长发随风飘动,蓝绿的鸳鸯眼略过摄像机,嘴角一丝略带忧愁的笑,纤细的身影被投射在光屏上。

  

  

  宗三坐在本丸外侧的回廊上看着繁盛的万叶樱,身上的袈裟披散在地上,地板上是不知何时飘落的樱花,他拿起茶杯,吹了吹浮在上面的樱花,喝了一口,看向飞快刷屏的弹幕。

  

  “让我来服侍是想要做什么呢?曾经落入那个魔王手里的刀剑就那么有吸引力吗。”低垂的眉眼看着漂浮在茶杯里的樱花,蓝绿色的眼睛里仿佛有划不开的忧郁。

  

  “身为刀剑对于人类还真是不能理解啊。”

  

  蓦地,他拿起手里的佛珠闭眼念起经来。
  

  [执掌天下之刃?魔王?服侍?这又是什么设定啊。]
  [貌似是忧郁系呢,现在刀剑企划出什么设定我都不会惊奇了。]

  [眼睛颜色不一样诶,好像猫咪!]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啊啊啊啊!我对他一见钟情了!]

  [每一帧都能做海报!这也太好看了吧!]

  [他一皱眉我都想把心掏给他。]

  [突然念经!什么鬼!他不会一直念吧!]

  ……

  

  “话说让宗三这样来真的没问题吗?”和泉守坐在大广间里侧着头问向崛川。

  

  “没事的哦,毕竟是初锻刀呢。宗三虽然看起来让人头疼,但是意外的靠谱呢。”

  “嘛嘛,那家伙的性格一不注意就会被糊弄过去吧,不知道人类能不能接受。”
  
  “要相信宗三啊,和泉守你不是深有体会吗。”陆奥守擦着枪坐在大广间的门口。
  
  “你这家伙再说这个就去手合吧!”

  “怕你啊,正好好久没舒展过了。”

  ……

  一阵拉扯从袈裟那里传来,宗三停下念经睁开双眼,小夜拿着茶点放到地上,坐到了宗三旁边。

  宗三左文字抬手摸了摸小夜的头,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一小本故事书,“小夜要听故事吗?”

  “嗯。”蓝发的小男孩抬着头看着哥哥温柔的笑脸,又往那边凑近了一些。

  “从前……”

  不知何时,宗三的身边就围了一圈短刀。

  “呐呐,接下来是什么呢?再来一段吧,宗三殿。”爱染希翼的望着宗三。

  “故事好听,可是要有度啊,一下子听完就没有意思了,有趣的不就是等待的过程吗?”宗三捋了捋自己的头发将它们别在耳后。

  “啊!宗三殿真好啊,明石从来没给我们讲过故事呢!”

  “向他提出要求就可以了,下次和萤丸一起去求他吧,他会答应的。”

  “嗨嗨!”

  “到了吃饭的时间了呢,大家一起去吧。”宗三站起来牵着小夜,身边是一群短刀,大家浩浩汤汤的一起走向餐厅。

  [这把刀好像很受小孩子欢迎诶!]
  [虽然看起来很忧郁但是也很温柔呢,关键是太好看了,有种人qi的感觉。]
  [请一定要嫁给我!我会好好对你的!]
  [超想看他开心的笑,感觉他如果笑起来一定特别好看!]
  [貌似理解了周幽王烽火戏诸侯的心了!但求美人一笑。]
  
  
开阔的手合场内黑红的身影与粉色的身影相对而站。

  “我是不会放水的哦,一定会把胜利带给主公的!”加州清光摸了摸小辫子对着摄像机微笑。

  “还真是自信呢,加州。论出阵经验我可是不会输给你呢。就算是笼中鸟也是得到过自由的呢。”宗三抬手拔出来了自己的刀。

  “那么,请多多指教咯,宗三殿!”

  “多多指教,加州。”

  加州清光攥紧了手中的竹刀向着宗三砍去……

  “哦啦哦啦哦啦!”

  “看的一清二楚呦!”  

  “这是,我的实力。”

“你觉得可以碰到我吗?”

  “看了我裸体的家伙都去死吧!”

……

刀剑相碰的声音在手合场内回想。摄像机在两人身边不停的运转,躲避着两人的攻击。
  

加州清光整理着自己凌乱的衣服,“啊,指甲油都掉了。我可是很努力为了主公才赢了哦,阿路基sama会怎么奖励我呢?”

“您满足了吗,看着家臣为您争斗。想要炫耀被我服侍这件事吗?”

[啊啊啊啊他们刚才打的好凶啊!]
[有,有种下一秒就要劈死对方的感觉!]
[好拼啊!刀剑人设什么的,这么敬业!]
[好刺激啊,刚才。有人录屏了吗,还想再看一遍!两个人衣服都打散了prpr]
……

宗三左文字坐在树林中的小屋里看着远处火红的夕阳。袈裟披散在小屋里,身边是其他刀剑嗡嗡的吟诵声。

主公啊,您到底是怎样想的呢?得到了我却见也不见这和其他主人将我束之高阁的行为有什么分别呢。还让我去出阵,得到过自由的笼中鸟一旦体会到自由的滋味,可是不会再轻易回到笼中了。

如果见到了我,还会继续这样对我吗?现世的人类好像很喜欢这副皮相呢,可身为刀剑身后可都是一片血红呢,天下已经不能再被夺取,见到了这样的我,还会在意吗?

评论

热度(15)